转:北京大学法学院2013级本科生《刑法分论》期中案例:爱的春夏秋冬(车浩)








北京大学2013级本科生《刑法分论》期中考试试题
兄弟反目,姐妹隙墙。为情还债,烈女委身权贵后跳楼自尽;为爱复仇,渣男步步为营中深陷情网。这,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刑法会给你答案…
A市富豪陈大山与1997年创立经营大山集团,并育有两子两女。大女儿陈春,二女儿陈夏,大儿子陈秋,小儿子陈冬。陈春大学毕业后进入大山集团,深的陈大山信任,被任命为总经理。陈冬作为公司副总,协助陈春处理集团事务。陈夏自高中起即被陈大山送去美国留学。陈秋在国企顺达商贸公司采购部工作。

大山集团自水果起家,但陈大山希望集团能够实现多元化经营。为此,陈春从2003年开始努力拓展医药市场,投入巨额资金研发治疗头痛的新药“真灵”。由于技术底子薄弱,屡试不灵,为了避免前期投入打水漂,又考虑到虽然成分不符但实验结果对人体无害,于是陈春同意了技术部门的建议,将试验的失败品包装成治疗脚臭的“真香”出售。万万没想到“真香”的市场反应出奇的好,实效远远超出了一般的脚臭药。陈大山大喜,决定成立专门的制药厂,由陈冬负责,扩大生产。为了筹措资金,陈冬决定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向集团内部员工集资。在说明大会上,陈冬并没有披露技术部门尚未搞清楚为何本用于治疗头痛的“真灵”对于脚臭有奇效这一秘密。由于市场热卖、前景可观,公司员工纷纷出资并介绍亲友加入。陈冬对此乐见其成,制药厂筹得巨款后购入国外生产线进行生产。

2005年3月,陈大山决定由陈春负责将企业上市。期间,出现了个别患者怀疑因服用“真香”而出现脚部萎缩的问题,但陈春认为这只是个例,在招股说明书回避了“真香”面临的药理风险问题,公司顺利上市。两年后,关于“真香”的投诉越来越多,2007年6月,某国际公共卫生组织官员何番带队到大山集团调查,发现公司秘书米兰竟是昔日同窗。陈春了解两人关系后,向米兰开出当月十倍工资奖金,要求米兰与何番发生关系,米兰为了帮助男友还清赌债而同意。何番与米兰春风一度后又提出保持长期性关系,米兰拒绝,何番恼怒,表示要深查大山集团。陈冬找到米兰,以偷拍的米兰与何番的床照曝光相威胁,逼迫米兰满足何番的要求。无奈之下,米兰又多次与何番发生关系,终因觉得对不住男友而自杀。何番于2007年8月离开大山集团,调查中止。

米兰的男友贺石得知女友自杀后大恸,深夜借酒浇愁,大醉后驾驶摩托车在环路上高速飙车,与刚刚回国驾车的陈夏相撞后受轻伤,被陈夏送进医院。陈夏为贺石的颓废气质所迷,整日纠缠,并提出可介绍贺石进入大山集团。贺石假意接受陈夏表白,并加入大山集团,其实是想找到米兰自杀的真正原因。陈夏回国后发现,因为陈大山信任陈春让其主持集团业务,导致陈秋与陈春一直关系不和。陈夏劝说陈秋应该努力运用在国企采购部门的权力,帮助家族企业发展,以取得父亲的信任。陈秋深以为然,在陈夏的建议下,2007年10月,陈秋代表顺达公司以高价从大山集团订购了1000吨水果。12月,在对“真香”的药理风险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陈秋又与大山集团签订了大批量的“真香”采购合同,准备外销。由于顺达公司从大山集团采购的水果进价太高,销路阻滞,大部分水果烂在仓库中。而“真香”被出口到非洲后,部分黑人短跑健将因服用该药而脚部萎缩,严重影响了奥运会成绩,顺达公司为此支付大额赔款。2008年11月陈秋被国企开除,回到了大山集团。

陈春、陈夏、陈秋和陈冬兄弟姐妹四人,在公司内部展开各种明争暗斗。陈春为了报复陈夏和陈秋的结盟,遂主动勾引贺石。贺石自己在外开设了一家大通公司,想通过陈春与大山集团签订合同,陈春怀疑大通公司的实力,贺石伪造了虚假的产权证明作为担保,合同签订后贺石又将业务转手给他人,虽然最后完成了订单,但是陈春发现产权证明为假,不想再与大通合作。然而,此时的陈春已经在与贺石的感情中难以自拔,在贺石表示要自残的威胁下,陈春只得同意继续与大通公司签单。陈夏发现贺石与陈春的关系后大受打击,决定报复陈春。2009年5月,陈夏将陈春带回家的公司核心技术信息外泄与大山集团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公司。陈大山发现陈春与缺乏实力的大通公司签约,加之商业秘密外泄,对陈春非常失望,暂停陈春在公司的职务。贺石渐渐喜欢上了陈夏,遂向陈春提出分手,陈春急于挽留,向贺石透露大山集团正在与外资合作准备资产重组的消息。2010年4月,贺石在大山集团股票停售前买入500万元。

2011年2月,大山集团重组计划失败,股票复牌后不涨反跌,大山集团开始走下坡路。陈春酒后说出了“真香”的药理风险和米兰的自杀真相。贺石联系何番,以米兰之死相威胁,要求何番重新调查“真香”。2012年5月,何番再次回到大山集团,深入调查后表示,“真香”危及人体健康的风险不是偶然性的而是对神经系统带有难以逆转的伤害。陈大山得知调查结论后即为震惊一方面以提供给何番1%的大山集团的“干股”为代价,要求何番不公布调查结论,另一方面重新重用陈春,让其加大“真香”的销售速度,打算在该品牌破产前最后敛财。陈春掌权后最后提出与贺石复合。贺石想到米兰的死,决定报复陈春,在灌醉陈春后唆使何番冒充自己与陈春上床,陈春在醉酒状态下误以为何番是贺石,于是与何番发生关系,醒后后悔不已。贺石对其嘲弄挖苦,陈春冲动之下跳楼,未死但摔成植物人状态。

2013年8月,贺石到医院看望陈春时心生悔意,觉得不如让陈春早日结束这种虽生犹死的状态,于是拔掉陈春的输液管,恰好此时,陈大山和陈冬到医院看望陈春,发现后赶紧制止。陈大山、陈冬与贺石三人厮打在一起,陈大山在被贺石集中鼻部后流血,昏倒在地,经抢救无效死亡(鉴定结论:陈大山存在高血压性并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应心脏病,因纠纷后情绪激动、头面部受外力作用等导致机体反激反映,促发有病变的心脏骤停而死亡。)。陈冬冲出医院追打贺石,贺石跑到马路对面出言辱骂陈冬,大叫:“有种就追过来”,陈冬被激怒,不顾红灯横穿马路时发生车祸,被撞成重伤。(经交管部门认定,司机对此事故不负任何责任。)

2013年12月,陈秋主掌大山集团,聘请何番担任顾问。贺石召开新闻发布会,将“真香”的药物风险全部公开。大山集团四面楚歌。2014年3月,陈秋不得已申请企业破产,清算组进驻期间,陈秋与何番合谋,伪造了一份大山集团亏欠某国际公共卫生组织500万元的债务。事发后陈秋、何番被警方带走。贺石得知陈夏要出国,遂购买同航班机票,在飞机上向陈夏忏悔和告白,但是,因家破人亡而心灰意冷的陈夏,觉得一切因果皆出于贺石与自己的相遇,万念俱灰之下临时起意,谎称身上有炸药,逼迫机长飞往太平洋上某个小岛,飞机改线后失联。

问案中人的刑事责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